戴香囊 品文化 护安康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01 10:01

  图①:白芷。图②:藿香。图③:艾叶。
  影像中国

  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的端午节,戴香囊,防病毒,多了多少分安然寄意。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中医药大学终言教养王琦介绍,中药香囊使用芳香药物“通经走络、开窍透骨”的特征,通过口鼻吸入跟皮肤、经络穴位接受,疏通脏腑经络体系,关于人体进行整体调理,从而发挥防止疾病的效果。

  小小香囊逾越千年

  端午节“戴个香草包,没有怕五虫害”,香囊早已融入嫡民生活。国医大师周仲瑛推选干部佩戴香囊,以发挥“化浊解毒”的防止效果。

  小小香囊,逾越千年。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严利依介绍,“香囊”,亦称“佩帷”“容臭”“香袋儿”“荷包”等,内装多种气味浓烈芳香的中草药细末。

  香囊是古人生活用品之一。古人佩戴香囊的历史可能没有时追溯到先秦时期。青年人去见父母长辈时,要佩戴“衿缨”,即编织的香囊来表示敬意。战国时期至晋,大男人堂而皇之佩戴香包,晋以后渐为女人、儿童的专用品。

  这些随身携带的袋囊,内容物多少经变更,从吸汗的蚌粉、辟虫的雄黄粉,开展成装有香料的香囊,制作日趋精细,成为端午节特有的民间工艺品。清代佩戴香囊是皇宫的防病法子之一,乾隆皇帝就下过“每年五月初一起挂五毒荷包”的谕旨,并在端午节佩戴“五毒荷包”。

  香囊祛邪而没有伤正

  古人觉得芳香之品可防范疾病。

  早在殷商,甲骨文中即有熏燎、艾蒸跟酿制香酒的记载。

  《山海经》曰: “有草焉,名曰薰草……佩之可能已疠。”屈原《离骚》中有“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认为佩”。江离、辟芷、秋兰均为香草,解释香囊在战国时代已成为一种饰物。

  汉代涌现应用香囊防范疾病的记载。考古学家从马王堆汉墓中觉察用中药制成的香袋、药枕,经专家审定为茅香、辛夷等中药跟香料药物。亦有记载华佗将麝香、丁香、檀香等装入香囊悬挂于屋内,用来治疗肺痨、吐泻等疾病。

  “古代药理研究显示,芳香药物可能克制病毒、细菌的赌气,以进步免疫力。”王琦介绍,依据古代医学研究,香囊的药粉气味可刺激人体呼吸道黏膜产生分泌型免疫球蛋白A,这种抗体关于病毒跟细菌有较强的灭杀作用,香囊的药粉气味可转变口、鼻黏膜酸碱环境,有效遏制病毒的侵入。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武汉市卫健委依据中医“治未病”概念,在官网发布的《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沾染的肺炎中医药居家防止推选方案》中,推选应用香薰疗法,包括中药香包。广西中医药大学、陕西中医药大学、黑龙江省中医药学会等中医药相关机构在疫情防控期间制作并发放了大量传统中药防疫香囊。

  制作简单易于佩戴

  香囊制作简单,易于佩戴,以藿香、艾叶等10余味中药材,立碎成极细粉装入香囊内囊。

  王琦向公众推选香囊配方:藿香20克,艾叶10克,制苍术20克,菖蒲15克,草果10克,白芷12克,苏叶15克,贯众20克。个人可将本处方研末,按内囊的大小过量填加制成香囊佩戴。

  香囊中的中药有何效果?

  藿香在香囊中最常用,《本草正义》载其可“辟秽恶,解时行疫气”。

  艾叶在端午节都会用到,有?湿散寒、止血止痛、温血活血、健胃强壮等效果,古代医学药理证明其关于呼吸系统疾病也有防治的作用。

  制苍术指的就是经过炮制之后的苍术,普通是为了减少苍术的燥性,更利于患者的接受,用于调剂胃肠活动。

  菖蒲可能提取芳香油,有香气,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可防疫驱邪的灵草。

  草果是药食两用中药材大批种类之一,全株可提取芳香油,果实入药,存在燥湿健脾,除痰截疟的功用。

  白芷气芳香、味微苦,用于头痛、牙痛、鼻渊等,关于皮肤有必然的增白成效。

  苏叶气幽香、味微辛,供药用跟香料用,有镇痛、冷静、解毒作用。

  贯众是中医常用的防止瘟疫的药物,存在杀虫、清热、解毒、凉血止血等效果。

  王琦介绍,“避瘟”运用一些芳香化浊的药物,蕴涵丰硕的防止医学内容,倡议科学、踊跃主动的防止思想,通过调剂人体的公允体质,转变疾病生存的土壤,防止疾病的发作。

  

  《楚辞》与香草

  西汉学者刘向校订宫廷藏书,编辑屈原等人作品成为《楚辞》,其中收录屈原所作《离骚》《九歌》《天问》《九章》《远游》《招魂》等篇。

  据潘富俊《草木缘情》介绍,《楚辞》中有植物近百种。

  据统计,白芷是《楚辞》中涌现次数最多的香草之一,应用了多种没有同称号,如芷、?(chǎi)、药、?(xiāo)、白芷等。白芷“根长尺余,白色”,故称“白芷”,含挥发油及多种香豆精衍生物。叶子成为“?麻”,现代用来沐浴。因此说“浴兰汤兮沐芳”,其中“兰”指泽兰,芳指白芷。

  泽兰也是楚辞中出名的香草。泽兰类植物叶子有香味,可煎油作香料,古人用于杀虫或祛除吉祥,又用泽兰植株烧水沐浴,或佩戴在衣物上除臭。《楚辞》中共18章30句提到了“兰”,单是《离骚》一章就有7句。

  《楚辞》中的香草约23种,还包括芎(xiōng)?(qióng)、葱、芍药、揭车、杜蘅、菊、柴胡、蛇床、菖蒲、杜若、苹、石斛、大麻、灵芝、芭蕉、荷、藁本等。


  《 群众日报 》( 2020年06月25日 07 版)

(责编:杨光宇、曹昆)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